羊城晚報記者 賴逸秀
  4月2日是“世界自閉症日”。在今年的自閉症關愛活動周,籌辦“星兒”畫展、舉行自閉症兒童文藝演出……一系列的活動讓六旬老人趙贛湘忙得團團轉。
  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她的電話響不停,中午近1時,她到廚房隨意扒了幾口飯,就趕回辦公室繼續工作。
  趙贛湘是一個“星兒”的外婆,她曾因為自己的小外孫被確診為重度自閉症而哭了兩天兩夜。痛苦過後,她和家人選擇為孩子努力,開設了“星兒”培訓中心,不僅幫助自己的孫子,也幫助更多情況相似的孩子。培訓中心前期虧損嚴重,但她說每個“星兒”都是上天派來的可愛天使,要為他們盡最大的努力。
  為了外孫哭兩天兩夜
  60多歲的趙贛湘說話聲音很溫柔,一頭烏黑卷髮。2004年,她做機械設計退休後,便來到佛山和女兒一家人團聚。2007年,小外孫兩歲多,但卻對很多事情“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並且一直不會說話。家人不瞭解,帶著孩子到醫院檢查聽力、做CT,輾轉了多家醫院都沒效果。後來在廣州一家醫院被確診為典型的重度自閉症,需要終生監護。
  “當時感覺天都快塌下來,覺得上天特別不公平,為什麼這麼可愛的孩子會得這種病。”談起自己的孫子,趙贛湘總是眼角泛紅,孩子確診後,她哭了兩天兩夜。當時佛山培訓機構很少,每天早上天還沒亮,她就和女兒一起送孩子到廣州的自閉症培訓機構。
  儘管自己是外行,但在廣佛間往返3個月後,2007年底,趙贛湘決定為自己的孫子創辦一個培訓中心,同時也能幫助更多自閉症孩子。自閉症孩子有一個典型的特征就是“鸚鵡學舌”,趙贛湘的培訓中心便起名為“紅鸚鵡”,也表達希望孩子們能夠像鳥兒一樣自由飛翔的意思。
  很多家長帶著孩子來培訓時,都會忍不住難過大哭,趙贛湘便會用自己曾經的經歷來引導家長。“孩子得這個病,不是父母的錯,也不是孩子的錯,每個‘星兒’是上天賜予的天使,父母要為孩子盡最大的努力。”趙贛湘說。
  頭兩年虧損幾百萬元
  請了8個老師、租了場地、購進設備,趙贛湘把自己的所有積蓄和女兒支持的費用都投入進了自閉症兒童培訓中心。
  “我以前做的是設計工作,並且年齡比較大,不懂管理,也不會利用網絡手段做宣傳。”趙贛湘說培訓中心一直走得比較艱難。她告訴記者,剛開始的大半年,培訓中心只有3個學生,場地月租金就高達4萬元,同時還要支付老師的工資,此後連續兩年學生都很少,一共虧損了幾百萬元。
  “我只是個平凡的人,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孫子,不會介入這一行。”趙贛湘說,為了自己的孫子,就算虧損也不會放棄。
  現在,在家長的口口相傳下,來培訓中心的“星兒”人數慢慢增多,趙贛湘說目前培訓中心已經能勉強達到收支平衡。現在培訓中心一共設了3個點,一共有80多個孩子。
  培訓中心開辦6年來,已經有10多名孩子進入普通小學上學,有20多名孩子到普通幼兒園讀書。“每次看到孩子開口說話,看到媽媽流眼淚,我也會流眼淚。”趙贛湘說。
  希望外來工也能獲補貼
  這個六旬老人心中仍有一個願望——希望佛山對自閉症兒童的福利能夠擴大到外來工子女。羊城晚報記者瞭解到,目前一個自閉症孩子每月需要的教育康復費用為3000元左右,目前禪城區戶籍的自閉症家庭可獲得政府每月補貼的2500多元康復費用,家長只需出少部分費用。
  “外來工也是這個城市的建設者,但這些福利都只是針對戶籍兒童。”趙贛湘說,目前外來工家庭的自閉症兒童占全市總數的一半左右,他們享受不到任何的補貼。她說自己已經把退休的工資都拿出來補貼外來工孩子的餐費了,看到有些外來工孩子因為沒有錢不能來上課,十分難受。編輯: 何平  (原標題:佛山:六旬老人為“星兒”外孫辦學校)
創作者介紹

美國名校代辦

mz49mztd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